联系电话

15094929042

当前位置: 首页 > 购房指南

北京再现租房市场“小高峰”:同比上涨超10% “租金指导价”能降房租吗?

2021-10-15    来源:威海凤凰湖

【北京再现租房市场“小高峰”:同比上涨超10% “租金指导价”能降房租吗?】8月中旬,在北京南二环租房的“北漂”小赵的租房合同即将到期了。去年9月初,他赶上了疫情后北京房租“折扣季”的尾巴,以2600元/月的价格买下了这间10平米左右的合租单间。然而App上的续租意向合约显示,如果他今年要续租,之前的折扣已经取消,未来一年房租的价格恢复将至原价3300元/月。

  低迷了将近两年时间,北京的租房市场在2021年的夏天再度步入了一波“小高峰”。

  8月中旬,在北京南二环租房的“北漂”小赵的租房合约即将到期了。去年9月初,他赶上了疫情后北京房租“打折季”的尾巴,以2600元/月的价格买下了这间10平米左右的合租单间。然而App上的续租意向合约显示,如果他今年要续租,之前的折扣已经取消,未来一年房租的价格完全恢复将至原价3300元/月。

  根据纬房研究院数据,2021年7月北京纬房租金定基指数为111.11,比上个月下跌1.67%,较去年同期下跌10.47%。事实上,自2021年1月以来,北京租金同比指数一直呈较大幅度下降状态,从1月份同比上升4.3%,到4月份由负安乐乡同比下跌3.28%,再到7月份同比涨幅已经多达10%。租金总价中位数也在4月份之后倒数上涨,从6000元/月下降到当前的6700元/月。

  其研究报告表明,自2021年以来,北京、上海、广州等核心城市租金均出现持续下跌,并且已经是倒数第7个月较快下跌。报告认为,租金下跌既有季节性下跌的因素,也有城市物价水平结构性下降的因素,还和租赁市场的结构性供求矛盾有关。由于租房市场旺季即将过去,预计短期核心城市住房租金涨速将趋于上升。

  再现房源“秒光”

  对于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来说,每年春节后的返城季和毕业季都是租房的高峰期。不过这一规律,在2020年过热了。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去年上半年北京的住房租赁和二手房交易市场整体十分惨淡,无论是中介带看还是客户看房都因严苛的疫情防控要求而受阻。直到2020年4月,还有房产中介公司员工因伪造小区进出证件提供给客户看房而被公安部门行政拘留。也是因此,自7月中下旬新发地疫情清零后,市场上主要的代理中介企业、长租公寓等纷纷选择降价促销,目的就是将手中空置了大半年的房子尽快租出去,以寻求回笼资金。

  于是,北京租房市场经常出现了一个一段时间的“打折季”。“明明都是一样大的房子,今年租能便宜七八百块钱,大家当然都愿意换租了。”当时,一位中介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道。

  然而一年后,情况出现了变化。小赵找到,近期他常用的租房App上房源更新速度非常快,经常出现昨天刚收藏了一套房子,今天房源就签约下架的情况。有一次,他看见一间心仪的出租房,立刻联系经纪人看房,电话打过去才发现,房子刚刚已经被预计了,只是还没再也将信息载入系统。

  同时,打折广告宣传的出租房也越发难以找到。“去年一年我们都没收房,所以现在手头上房源比较较少,价格也就不会降得太多。”记者实地走访过程中,一位中介如是说。

  在四处寻找新住处的过程中,小赵在某网站上看见了一间较为失望的房子,但受该房源租约容许,9月初才能到实地看房。不过,和中介交流后,他仍然自由选择先签约,原因是“等到能看的时候再以定,也许早就被别人先抢走了”。

  “租金指导价”能叛房租吗?

  另一方面,北京租房市场的市场需求在最近一年也有所增长。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北京市2020年常住人口为2189.3万人,较2019年北京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153.6万人要多35万余人。这意味着,北京的常住人口现身了正快速增长。

  根据业内人士的分析,北京房租价格在短期内仍将维持回暖趋势。不过,“大位租金”也沦为最近北京租房市场的最重要导向之一。

  8月24日,北京市寄居建委发布《北京市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特别提到,北京将创建租金监测和发布机制,住房租金快速下跌时,住房城乡建设等主管部门可以采取容许住房租赁企业经营房源的租金涨幅、查处哄抬租金行为等措施,调控住房出租市场,必要时可以实施佣金或租金指导价。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迈进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这一政策体现了北京对于租赁市场落实指导价的导向。随着租赁市场的发展壮大,未来租金指导价或参考价制度也将逐渐构成,沦为出租市场大位租金的最重要设施政策。

  而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指出,租赁市场早就过了单套交易时代了,制订租金指导价并不容易。而且之前北京经常出现过容许出租续约下跌,但结果经常出现了出租企业不续约的现象,涨价还是不能避免。

  他指出,此次印发稿最主要的影响是抨击了租用房源做到代理的“二房东”,这类企业将房源当作牟利工具,通过租金下跌才能获取利润。新的政策通过不许阻隔、不准客厅住人、多达3个月租金必须监管等措施,制约此类企业发展,体现了稳定租赁价格的决意。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