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

15094929042

当前位置: 首页 > 房产动态

北上深租房成交现两位数跌幅!付不起房租年轻人都回二线城市了?

2020-05-27    来源:威海凤凰湖

2018年,房地产市场的头条属于住房出租和长租公寓。当租房跟买房一样,成为房地产市场和资本市场中的关键词时,很难忽略,我们处身的这个出租大时代。

贝壳租房统计资料的数据表明,2018年,我国13.9亿人口中,租房人群近2亿,无论是政策南北、行业发展、企业动作,还是消费者表达意见,都有了更为清晰的市场需求和信号,住房出租市场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成长势能。

中金甚至已迫不及待展望未来十年的出租行业——租赁住房面积和租金总规模将分别提高至135亿平方米和7.6万亿元,对应年均复合增长率8%和12%。

即使是当下,租房已成为一线城市年轻人的新常态。而贝壳租房公布的一份2018年全国租房报告显示,这种新常态有蔓延至新一线城市的态势。

2017年以来,杭州、西安、武汉、成都、南京等地均发售人才新政,以获取住房、购房补贴、降低落户门槛等手段更有人才进驻。在人才优惠政策之下,年轻人出现从一线城市向“新一线”城市分流的现象。

这在2018年房屋租赁市场成交价数据上获得对此。今年,一线城市租房成交总量经常出现膨胀,而绝大多数“新的一线”城市租房成交量大幅提高。

贝壳租房数据显示,2018年一线城市北京、上海、深圳租房市场成交价总量分别较2017年同期快速增长-23.65%、-22.83%、-16.98%,均经常出现两位数跌幅。

与之忽略,新一线城市成都、杭州、南京、武汉、长沙、重庆2018年租房市场成交总量较2017年同期分别快速增长5.59%、5.15%、5.16%、13.39%、48.48%、51.20%。

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和决心推出人才更有政策的西安,城市新增人口从2017年3月1日至2018年12月10月期间几近突破100万,同时,2018年租房量较去年刷了11倍,租客平均年龄30.97岁,以年轻人居多。

此际,受畸高房价影响,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的年轻人也正扭转住房观念。

中国房地产买卖市场的“丈母娘经济”,在租房市场认可度日渐提高,和年轻人工作与买房压力双重夹击下,经常出现变化。

数据表明,46.8%的调查者“完全拒绝接受”租房成婚,24.5%的调查者要“看双方经济情况”,只有28.7%的调查者对租房结婚“完全拒绝”。从区域来看,深圳年长女性接受租房结婚比例位居全国首位超过36.7%,77.2%北京年轻男性拒绝接受租房结婚,位居全国首位。

这份问卷的调查对象是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和成都、杭州、武汉等新一线城市的6314位年轻白领。

年轻人买房的时间越推越迟了。贝壳租房数据显示,2008年在北京首次置业的平均年龄是26岁,十年后这个数据是32岁。

以北京为代表的一线城市为事例,从2015年至2018年,租房者平均年龄从33.08岁、34.13岁、35岁、提高至35.56岁;以成都为代表的新一线城市为事例,从2015年至2018年,租房者平均年龄从31.28岁、31.53岁、31.87岁、提升至31.96岁。

另外,在被调查北京、南京、成都、天津、杭州、武汉、深圳、苏州、西安、重庆、长沙等城市2018年租房者平均年龄均多达30岁。其中,北京、天津、杭州租房年龄位列前三,分别为35.56岁、34.02岁、33.2岁。

意识到出租时代到来的趋势后,更多市场主体重新加入了租房做生意的经营。

在北京、成都等12个被调查的一线与新一线城市中,重庆出租房屋库存同比增长速度最快达到44.87%,成都以43.50%的增长速度和北京以41.30%的增长速度位居前三,杭州增长速度39.51%,南京增8.25%、武汉减12.96%,均呈现出租赁房源库存扩大化趋势。

中金预计,伴随租房政策的大力支持和居民消费观念的变化,至2028年城镇租房家庭的占比将以每年1个百分点左右的速度逐年提升,至2028年超过30%左右,接近发达国家水平。

于此,“租购同权”的政策被希望获得更普遍的落实和覆盖,使未来“住有所居”等同于“居者有其屋”,即使不拥有产权也能享有产权附加的各种公共福利,使租购的界限真正显得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