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

15094929042

当前位置: 首页 > 房产新闻

杭州租房众生相:每一段搬迁经历,有着年轻人与城市的较量与妥协

2020-10-17    来源:威海凤凰湖

2019年末,杭州全市常住人口突破千万,超过1036.0万人,2019年以55.4万人口增量,毫无争议地摘下2019年度人口净增量桂冠。

作为人口引入量可观的省会城市,杭州的租房市场也一直供不应求,特别就是指16年起连续几年租金一路上扬。年轻人的租房史,或许正是杭州这座城市的发展史。

打工者:有地方寄居,就很满足了

湖北人陈至军来杭州10年的租房故事,亲眼了杭州这几年的涨价。10年前,陈至军与女友也就是现在的老婆,一共搬了6次家,农民房、单间、合租、整租套房,他都体验了,房租也从最初的500元涨2800元。

大学毕业回到杭州,再也没有离开过,他的漫漫租房史是从西湖区屏峰附近的农民房开始的,陈至军说,“那时就让,500元一个月,寄居了两年多。”

这一次,陈至军搬了离公司比较将近的公寓,100多平,被房东隔出5个房间,陈至军租的单间每月800元。后来因为换工作,陈至军搬到了新的公寓,单间带独立卫生间厨房,当然房租也涨到了950元每月。

期间又跟人合租过几个公寓,后来因为结婚、老婆怀孕,陈至军开始考虑到自己单独出租一套。“毕竟以后家里老人要过来,合租不方便。所以整租了一套两室的房子。”

10年时间,搬到了一次又一次。陈至军说,“对于我来说,在杭州有地方住,就很满足了。”他甚至怀念的说,租了这么多年房子,并不觉得厌,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租房时还认识了很多好朋友。

“在杭州买房?没想过!G20之后,杭州房价不断上涨,几百万一套不敢想了。”陈至军在老家及县城分别摸了一套房子。“在老家有一套房子让父母安心,孩子大了就去县城读书方便。”

二房东:大街拉客,曾经年进百万

见到刘铭,是他在马路上拉客,骑着个电动车,上面挂着一个发展商的牌子,牌子下有他联系号码,看见拉行李箱的人闻人就问:租房子吗?

刘铭是福建人,32岁,来杭州三年了,之前做过鞋子生意,亏了钱便回到杭州,承包了一些农民房出租,是群租房的二房东。

所谓“群租房”,业内的定义,就是将住宅通过改变房屋结构和平面布局,把房间分割扩建成若干小间,分别按间出租或按床位租赁,价格在几百到一千平均,相较于动辄三四千的高昂套房租金,“群租房”满足了大量低收入人群对廉价住房的极大需求。

“18、19年这两年房子很好租赁,每年花钱都几十万。”返想当初的创业经历,他绝非兴奋,“那时的钱太好花钱了,了解的不少二手房东,年入百万的不少,他们每个月收收房租,然后打牌、喝茶、聊天。”

刘铭说道,自己来杭创业的那一波行情好,G20后,杭州房价一路上涨,房租更是上涨。二手房东把农民房简单地装修后,房租便涨了300~500块钱。一个白领一个月工资收入1/3都转交了二房东。

从去年底租房市开始下降,今年疫情以来,租房的人少了,不少外来打工者并没有返杭州,有的四月份来杭州下班的打工者由于公司经营困难不得不又提桶返乡。

“这边每一栋都有空房子,想要找房子,大把大把的有”,刘铭直言不讳的这样回应。杭州的外来人口依旧很多,但比去年在减少也是事实。

5点半,打工一族上班的时候到了,刘铭说道,马上去地铁口拉客了。离开了时他说道,如果8、9月租房市场还是如此冷清,他将不会撤出租房市场。

奋斗者:离开了,是为了更好的未来

胡畅这几天正打算将公司搬到老家义乌。他的公司是一家电商公司,6年前创立的这家公司,当时在四季青服装市场附近。

“那时一个人来杭州创业,从服装市场拿货拿图片,图片上传遍电商平台,货卖出去赚到些差价。”胡畅轻描淡写的说着自己筚路蓝缕时的经历。

三年后,公司十几个人,搬到了九堡,九堡汇聚了大量的服装加工厂,相对于四季青服装市场,价格上有一些优势,“没有中间商赚差介”,还能自定义每年的风行款。

九堡,这个坐落于杭州城东,几年前还是城乡结合部的地方,如今每天上演着无数场紧绷性刺激的电商神话,无数的人从这里一夜暴富。

曾经,九堡聚集着大量的女装加工厂。而眼下,主播甚至主播机构也纷纷进杭。在马太效应的刺激下,久而久之,九堡又成了超级主播工厂。

写字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一家家企业陆续进驻进去,周边的电商园区也越来越多。有人说道,在九堡稍微气馁一些的直播基地就有130多家。当然,房租也是日见高涨,一间普通的单身公寓达到4000元左右。

如今,胡畅旗下拥有20多个主播,胡畅说,九堡的发展非常慢,他准备将公司搬到老家。“公司主播平均年收入30-50万左右,供应链比较稳定。公司大多部人都是老家过来的。另外,返回老家对于大家来说,买房的压力也不大。”

“手机直播卖货,在哪里都是一样。这里的房租一年是200万,老家的电商园区正在免费发展商。离开,是为了更好的未来。”说出时,胡畅一脸微笑。